中兴放弃专网业务 10亿元出售旗下高达通信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中兴放弃专网业务 10亿元出售旗下高达通信

本报记者/谭伦/北京报道

2021年1月11日晚,中兴通讯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基于公司战略发展考虑,将与北京屹唐半导体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 “屹唐半导体”)于 2021 年 1 月 11 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中兴通讯将以10.35亿元人民币向屹唐半导体转让本公司所持北京中兴高达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达通信”)90%股权。

同时,公告称交易完成后,中兴通讯将不再持有高达通信股权。《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天眼查上看到,成立于2012年的高达通信定位集群领域解决方案提供商,致力于专业数字集群产品的研发和应用,主营产品包括集群通信系统设备、移动电话机、数字及模拟对讲机、微波通讯设备、寻呼机等专网产品。

记者从中兴通讯方面获悉,此次“瘦身”旨在将非核心业务剥离,从而更好地聚焦5G主营业务。记者还注意到,自2018年中兴通讯被美国解禁后,便力图通过核心5G业务快速恢复元气,2019年,中兴运营商网络业务进账营收665.85亿元,占全年总营收73%。

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兴通讯已在全球获得55个5G商用合同,与全球90多家运营商展开5G合作,这一数据在全球排名第四、国内仅次于华为,同时其研发投入达108亿元,同比增长15.3%,占营收比重14.6%,5G业务重要性的确日益增强。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上述原因,中兴通讯选择在此刻出售旗下集群业务,更多出自该业务本身在中兴通讯内部贡献已经“作用不大”,同时5G时代该业务的属性日渐“鸡肋”,在优化财报数据的考虑下,中兴通讯显然更趋向于将该业务转售变现。

5G将至 传统专网市场受冲击

“在5G时代,过去的集群通信技术已经变得处境很尴尬了。”一位运营商人士向记者表示。

所谓集群通信,在业内也被广泛称为“专网”通信。该人士告诉记者,所谓“专网”是相对“公网”而言的。通俗理解,公网就是日常生活中大家用来拨打电话、浏览网页所用的公共网络,而专网则是指在特定区域为专业用户提供服务的专用网络,比如社区、港口、消防、军队等小范围的通信,尤其是像对讲机一类的语音通信业务。

相比公网,专网安全性高,不易遭受外界的数据剽窃和攻击。但据记者了解,正因为强调安全、可靠、低成本等需求,专网技术普遍要落后于公网1.5~2代,也就是说,在4G时代,专网主流仍然采用2G技术,仅有部分领域例如政务网引入了4G。

“专网场景里,客户用得最多的也主要是语音呼叫和数据呼叫功能,这些用2G技术就能满足,因此行业对于技术升级的动力也不是很足,毕竟研发与推广需要比较高的投入。”该运营商人士表示。

这也造成了专网通信规模相对较小且高度分散,研发投入较少,处于发展相对落后的境地。而对于专网技术而言更为不利的是,到了5G时代,由于高带宽、低延时等技术优势的支撑,5G虚拟专网技术开始在行业市场获得青睐。

记者注意到,2020年3月,工信部发布了《关于推动5G加快发展的通知》,明确提出组织开展5G行业虚拟专网研究和试点,打通标准、技术、应用、部署等关键环节。而到了2020年11月召开的扎实推进5G发展座谈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刘烈宏进一步强调,要加快5G行业虚拟专网落地。

此外,记者于日前举行的2021中国信通院ICT深度观察报告会上获悉,在工信部主办的第三届绽放杯5G应用大赛总决赛项目中,已经有70%以上的项目采用了5G行业虚拟专网部署方案。

这也意味着,传统专网市场面临着被5G“排挤”的命运。“原来专网市场份额就很小,并且碎片化,现在再加上5G的冲击,未来基本就没有份额可言了,除非是警用。”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而记者注意到,即便在专网细分领域规模较大的警用市场,中信建投证券研报也显示,海能达一家便占据了80%以上的份额,其他厂商几乎没有太多利润可言。

财报显示,高达通信2020年总营收为4.2亿元,但净利润只有3400万元,而未经审计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更是为-1486万元。“相比于中兴通讯的营收和利润体量,高达通信无论从利润贡献还是专网市场前景来看,对于中兴通讯的‘价值’都很小了。”上述分析师表示。

据记者了解,与中兴通讯类似,华为旗下也拥有覆盖专网业务的子公司——成都鼎桥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桥通信”),但与高达通信不同,鼎桥通信在港口、机场等专业化定制的终端市场拥有比较稳定的客户。“而且相比中兴通讯,华为不是上市公司,目前在年报和利润上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这或许也成为如今中兴通讯更倾向于出售高达通信的理由。

国资接盘 中兴通讯获益超7亿元

天眼查显示,此次接收高达通信的屹唐半导体法人代表为北京亦庄国际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为北京亦庄国际新兴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权穿透后,其最终受益人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

而从旗下实际控股公司看,屹唐半导体的子公司包括上海闪胜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北京君正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北京矽成半导体有限公司等一系列半导体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因此记者留意到,此次接盘高达通信,也是屹唐半导体首次收购一家与非半导体关联企业。

对于为何要将高达通信出售给一家国资背景的半导体投资机构,中兴通讯方面没有向记者回应。

但据记者从产业相关人士处了解到,资本运作与收购的逻辑有时在于“价高者得”,而此次出售案归属的最大动因可能也是如此。

根据公告,中兴通讯此次出售高达通信将产生投资收益(税前)约为7.74亿元。其中,交易涉及的股权转让价款将以现金方式进行支付。第一期转让价款于《股权转让协议》签署日起6个工作日内,第二期转让价款于交割日,两期屹唐半导体将分别向中兴通讯支付金额等同于转让价款50%的款项,即5.175亿元。

而记者注意到,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中兴通讯实现净利润27.1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8.55亿元,因此出售高达通信带来的此笔净利润于中兴全年财报而言是非常可观。

同时,有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中兴积极优化财报的动机或与股权激励计划有较大关系。《中国经营报》此前曾报道,中兴通讯在2020年底推出了2020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拟向激励对象授予总量约1.63亿份的股票期权,相关股票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的3.54%,而这已经是中兴通讯第四次发布股权激励计划。

“从中兴通讯的股权激励协议来看,大股东行权分红的个人占比份额比较高,考核标准也与营收利润挂钩,这自然也会促使董事会作出更多优化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举措。”该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从2012年开始,中兴通讯已多次有过出售旗下子公司的记录。2012年9月,为了扭转前三季度亏损局面,中兴通讯以5.28亿元出售了中兴特种设备有限责任公司68%股权,同年11月又以12.96亿元转让长飞投资81%股权,12月再次以12.91亿元出售中兴力维81%股权。

2016年6月,中兴通讯以作价约人民币3.83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中兴软件拥有的讯联智付90%股权,2018年2月,中兴通讯又以12.233亿元向南京溪软转让所持控股子公司中兴软创43.66%股份。

而到2019年,中兴通讯也再次做出了这一尝试,同年公司通过出让土体运营权从万科手中获得了一笔22亿元的投资收益。在此前回应本报记者对于公司2020年三季报净利下跌有关问题的采访时,中兴通讯方面也证实了此点。

“通过出售其下属子公司去改善财务报表只能暂缓公司的收益困境,但从公司的长期营利角度看,这并不是最好的方式。”该分析师表示。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