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爱尔眼科:商业化30%增长考核或催生医患纠纷

在武汉抗击疫情的艾芬,躲过了疫情却没有躲过视网膜脱离,右眼近乎失明。

在艾芬与爱尔眼科的纠纷中,核心之一在于爱尔眼科在医疗活动中是否存在过错,是否“过度医疗”。

一名曾经在爱尔眼科工作过6年的医护人员表示,白内障手术是目前国内外收费最高的(眼科手术),也是各个私立医院最喜欢推的项目。这个手术最好是有白内障再去做,但是现在的医疗机构往往鼓吹40岁左右老花患者换三焦点晶体。

另一名眼科医生杨琪则认为,爱尔眼科主要问题是,“为了赚手术费用,在和患者的沟通中夸大了手术的好处,而对手术风险一言带过。”

究其根本,还是爱尔眼科做为一家上市公司,对于其旗下医院“30%增长的业绩考核”,导致医院、医生为了完成业绩,“使劲商业化,多多少少做些出格的事情”。

爱尔眼科:艾芬视网膜脱离与手术无关

2020年12月3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微博上表示,她称自己在爱尔眼科医院接受治疗后,右眼近乎失明。爱尔眼科当日就回应,“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1月4日,爱尔眼科发布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表明,“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报告称,第一,艾芬女士手术过程顺利,无并发症;第二,视网膜脱离发生在白内障手术5个月后;第三,术眼眼轴29.06mm,属超高度近视,是视网膜脱离的高危因素。经核实,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爱尔眼科还表示,希望竭尽所能帮助艾芬女士解决眼部疾病问题,组织专家力量为艾芬女士提供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给艾芬女士一个更加客观和公正的答复。

受本次事件影响,元旦后首个交易日,爱尔眼科开盘大跌逾6.9%,盘中一度跌超9%。截至收盘,爱尔眼科跌8.91%,3000亿市值的爱尔眼科,市值已跌至2812亿。

艾芬回应:爱尔避重就轻、推卸责任 将维权到底

对于爱尔眼科的报告结果,艾芬1月4日在其微博中指出,“看了爱尔眼科集团的核查报告后的直觉: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艾芬对治疗过程提出的质疑包括:一,很轻的白内障没必要进行晶体更换手术。二,就诊时医生没有将其眼底视网膜情况查清楚,以致延误发现及治疗视网膜脱落的时机。三,术后她反映视物非常黯淡,院方未重视,等发生视网膜脱落之后,把她推到别的医院治疗。四,她索要术前相关资料,院方不提供,给她的是一份虚假资料。

“眼底是否变性,很难检查出来吗?一点也不难,是眼科一项常规检查,治疗起来也比较容易。一项常规操作,到了爱尔那为什么不彻底?我有理由怀疑:爱尔在趋利。因为眼底变性治疗很便宜,白内障手术花了两万九千元。”艾芬说。

她表示,在2020年12月29日,其曾就眼部病情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先在电话中说,在给我做白内障手术前,检查了我的眼底,但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这属于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遗憾,愿意道歉。王勇还表示,如果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

艾芬说,以上通话均有50多分钟的录音作为证据,她将维权到底。“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为了防微杜渐。”

对于爱尔眼科的回应,艾芬表示很不满意,她说,“爱尔眼科的两份通报,我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接下来,我会一一公布,用证据说话,用证据合理提出问题。”

谁该承担相应责任?或许是30%增长的KPI考核

对于艾芬医生视网膜脱落事件,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钱陈表示,“艾医生可通过诉讼解决问题,向法院主张其合法权益,并由法院委托的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可判断是否构成医疗事故,或者是否存在过度治疗等情况,并要求医疗机构承担其由此支出的医疗费等各项费用。”

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条“医疗损害责任归责原则和责任承担主体”的相关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或者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需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钱陈律师的回应,问题的核心在于“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事医疗活动中是否存在过错”。

“视网膜脱落,本身就是屈光矫正手术的手术风险之一。”眼科医生杨琪则表示,“站在患者视角,失明与手术无直接关联,就是玩文字游戏、在狡辩;站在医生视角,手术本来就不是保证百分百成功的,总会有失败者。如果让医生来承担手术风险,那么将不会再有医生愿意冒风险手术。”

因此杨琪认为,爱尔眼科的问题在于,“为了赚手术费用,在和患者的沟通中夸大了手术的好处,而对手术风险一言带过。”

那么医院、医生为什么要夸大效果,对风险一笔带过?

“每年集团对医院的业绩考核是增长30%。”一名在爱尔眼科工作过六年的医护人员孙羽表示,爱尔眼科作为上市公司,需要业绩增长,导致了旗下的医院,为了完成业绩,多多少少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使了劲来医疗商业化”。

比如,爱尔眼科重点盈利项目屈光科(近视手术),医学名称叫做个性化半飞秒的,爱尔取名叫精雕;医学名词称叫做全准分子激光(smart)的,爱尔取名叫晴逸。“这样的好处在于,不懂眼科知识的人,会以为爱尔眼科有独立技术,收费贵一些是应该的。”孙羽说。

孙羽表示,目前国内外收费最高的(眼科手术)是白内障手术,双焦点晶体在4-5万双眼,三焦点晶体在8-9万双眼,加上飞秒撕囊,收费再加1万双眼,是各个私立医院最喜欢推的项目之一。这个手术是最好有白内障的情况下,再去选择。而现在国内有些机构,为了利益鼓吹40岁,甚至38岁就可以把人体自由的透明晶体置换掉,换上三焦点晶体。

“一些医疗纠纷的处理,不在于如何预防和处置手术之后的并发症,而是这个手术本身有没有必要做的问题。”医疗行业业内人士庄先生表示。

据了解,爱尔眼科2009年10月30日上市的公司,主营业务是向患者提供各种眼科疾病的诊断、治疗及医学验光配镜等眼科医疗服务。(刘娜)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